點擊下載該文件 點擊下載該文件 點擊下載該文件 點擊下載該文件 點擊下載該文件誰為陜西商州柳家溝12.8血案負責------ 保護傘~開發商~黑社會 請求有關部門深挖涉黑連環案: 我是陜西省商洛市商州區公民楊斌。實名控訴“陜西鈺富置業公司在保護傘支持下,2010年12月8日雇30多名黑社會人員,在我依法取得50年使用權的土地上,將我三名家庭成員用棍棒打成骨折,現躺在商洛市中心醫院病床上”的共同犯罪事實,請求依法查處。 一、陜西商州柳家溝12.8血案簡況 2010年12月8日清早,我兒子按慣例到商州柳家溝口,巡看被商洛市城建局依法停工的違法工程工地上的情況。當我得知工地上出現一幫外地人時,便火速起床,沒等我趕到現場,110已聞訊趕去,我的家屬楊 朝、楊 州已被兇手打得滿身是血、躺倒在地,隨即被120拉進商洛市中心醫院。我在簡單拍照之后,與被兇手打傷的妻子羅桂芳乘車趕到商洛市政府報告情況,妻子先下車,進市政府大門時遭一群門衛阻攔并拉的在地上磨著向外推,我見狀已顧不上將車停到路邊,連忙向門內走。想給領導告急,但終被攔截在大廳未能上樓。只得口頭大聲訴說開發商雇兇打人情況,試圖讓樓上領導聽見后下來詢問情況,但由于聲音小,領導還是沒聽見。隨之,我被民警帶進商州城關派出所。外邊的親屬死活不知,我卻不得脫身。 當晚我才趕到商洛市中心醫院。楊 朝、楊 州和妻子羅桂芳均已住院,經ST和拍片檢查,三人均為肋骨、腿部骨折?,F楊朝、楊 州均打著石膏不能動,楊朝頭痛不止(傷情以醫院病歷為準),妻子疼痛難忍。 聽流傳,這幫黑社會是鈺富公司從漢中還是西安雇來的(具體以公安人員調查為準)。 二、鈺富公司雇兇傷人是為了搶奪我依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權 陜西鈺富置業公司在商州柳家溝總投資12387萬元的房產開發工程,未取得土地等合法手續,就搶占在1992年我個人出資依法取得使用權的土地上,此土地當年與國土部門簽訂出讓合同50年(從1992年到2042年)。 鈺富公司在官方某些人的支持下,以“柳家溝棚戶區改造配建廉租房工程”名義,不需拆遷一戶就套取國家資金1800萬元;不辦理土地和相關手續,就違法建樓。得知情況后我從2009年12月起,不斷向商洛市領導和有關部門實名舉報該違法工程,商洛市“工治辦”曾積極受理我的舉報,并在調查后告知我“舉報問題完全屬實,已報市上”。但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后來又難為情的說此事“超出他們的范圍”。在不斷舉報無果的情況下,苦等到8月下旬,我才第一次向陜西省有關部門舉報。 由于我堅持實名舉報,商洛市城建局依法讓其停了工。鈺富公司懷恨在心,想訛取我的土地使用權,才雇來黑社會對我的家人下此毒手。 三、我非得冒生命危險監管自己土地的原因 按說,制止違法工程是政府部門的職責,我為什么得與家人冒著生命危險去到現場維權呢?那是因為:我2009年12月16日就將被鈺富公司侵權的事書面反映至商洛市國土資源局并商洛市政府、商洛信訪、城建等部門,商洛國土局說,他們所出讓之土地已交付,怪我自己沒看住自己的土地。在想不通此種解釋的情況下,我還就商洛國土局合同違約問題申請至西安仲裁委員會商洛分會依法仲裁。4月8日,商洛仲裁委依法裁決:商州兩渠土地出讓合同真實、合法、有效;商洛市國土局應依法履行協助申請人排除第三方侵害事實(國土部專家持肯定態度就此案在中國國土資源報上進行了點評)。期間由于國土局主要領導易人等原因,國土局始終沒協助我排除第三方侵害事實。無奈,在商洛城建局令其停工后,我不得不隨時到現場察看,時刻準備著若遇鈺富公司違法開工,我就得冒險出面阻擋。因為按國土局說法,“我得自己管好自己的地”。 四、鈺富公司膽敢雇黑社會大打出手是因為有保護傘撐腰 事實上,商洛城建局令其停工后,鈺富公司不但未強行施工,還親自登門向我道歉,親口說他們只有一個施工證,其它手續全無,并誠懇與我洽談合作建設事宜(有證據在手)。 由登門談合作,到幾次躍躍欲試強行施工被我阻擋,再到雇來黑社會大打出手,皆因該公司找到了更大的保護傘---商洛市常務副市長張某某。 副市長張某某第一次接到我的舉報信時,可能感到問題嚴重,還讓秘書給我打電話,告知他將信轉給楊市長了。在違法工程被城建局責令停工的日子里,由于開發商四處活動,張某某便置我的接連舉報于不顧,一步一步坐到了鈺富公司一邊。 到10月28日,張某某開始公開支持違法工程。他發出以權壓法的“紀要”,千方百計利用權力想否定我手中的土地使用權,而使鈺富公司的違法工程變合法?!凹o要”示意商洛中級法院 “積極受理”國土局的“撤裁申請”,并在“最短時間作出裁定”;“紀要”示意國土局“重新確認”土地使用權(此前國土局一直對土地出讓合同無異議);“紀要”授意規劃局“盡快發復工通知”。 11月19日,我到張某某辦公室上訪,問及讓無手續的開發商強行開工有何政策依據,毫無過激言行,被召來商州公安警力,可是好公安干警并未濫用警。當鈺富公司開工被我阻擋后,11月22日張某某再次發出“紀要”, 確認10月28日所發“紀要”正確,令有關部門為鈺富公司補辦手續,再次令在無手續的情況下“開工”,還請違法工程方面參加了這次高規格的會議?!凹o要”明令若遇我阻擋開工,就讓公安機關按《治安處罰法》懲處。 有了商洛常務副市長竭力支持,鈺富公司便大膽妄為,目空一切,不惜從外地雇來黑社會大打出手。在他們眼里,即使打死了人,有張某某支持,也沒人敢逮捕他們。 五、請求重拳出擊,徹底斬斷“官、商、黑”產業鏈條 張某某再次令開發商無手續就開工,并令公安機關對膽敢依法阻擋違法工程的維權人實施治安處罰的“紀要”發出后,11月30日我曾向商洛市級領導和紀檢部門發出緊急求助信。12月8日血案終于發生。提請領導們深思的是: 1、聽其名,廉租房固然是“民生工程”。但民生工程就可以不辦土地等手續,就可以建在他人依法取得所有權的土地上嗎?“紀要”將工程名稱改為“商州區政府柳家溝廉租房工程”,政府蓋樓就可以建在別人的地方而不需辦手續嗎? 2、小民房無手續都被當作違法工程強制拆除,開發商建億元工程無合法手續,被侵權人實名舉報一年怎么就非但不理不睬,反倒成打擊迫害對象? 3、我1992年個人出資與國土局簽訂為期50年土地出讓協議,當年所建工程雖被認為“礙洪”而錯誤強拆,啥政策規定“50年土地使用權隨著工程被拆而失效”? 4、為什么城建局讓停工,張某某卻讓無此執法權的規劃局發開工文件?為什么開發商自感無手續而登門道歉洽談合作事宜,后來不但一反常態強行占地,還敢雇來黑社會行兇? 5、為什么一紙“紀要”大于王法?“紀要”可以代替土地批準手續嗎?“紀要”可以代替部門執法嗎?如果這樣,那還要執法部門干什么? 6、張某某竭力支持違法工程的背后,隱藏著什么潛規則?官商共謀與黑社會勾結、搶占土地違法建樓,打傷維權人,這還像不像共產黨領導的天下? 我認為,雇傭黑社會就是黑社會,支持開發商雇黑社會打人也是黑社會。商州柳家溝12.8血案是“保護傘—開發商---黑社會”組成的一個涉黑產業鏈,請求黨和政府,請求魏書記、楊市長代表廣大人民群眾,像薄熙來在重慶那樣,重拳出擊,打黑務盡,懲治兇手,鏟除后臺,還商洛一個太平天下。 我相信,在共產黨領導的天下,公民決不能容忍官商與黑社會勾結公開搶奪他人依法出資取得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就是以權壓法,也得給我一個“依法受讓50年的土地使用權憑啥就成鈺富公司的了”之說法。 請各級領導機關明察,并嚴懲兇手和柳家溝血案的制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