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建筑工程內部承包區別于轉包的關鍵是雙方有無勞動關系

——在該案中,承包人A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自然人B,A認為其與B形成勞動關系,因此與B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屬內部承包合同,合法有效。但最高法院認為,轉包合同區別于內部承包的關鍵在于,雙方是否存在勞動合同關系。A無證據證明雙方存在勞動合同關系,因此雙方屬于轉包關系。同時,A與B簽訂的合同違反了《建筑法》關于禁止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他人的規定,因此應屬無效協議。

關鍵詞:|無勞動關系|轉包合同|違反建筑法|合同無效

最高法院:建筑工程內部承包區別于轉包的關鍵是雙方有無勞動關系


案情簡述:

在本案中,承包人A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自然人B,A認為其與B形成勞動關系,理由在于:1、書面勞動合同不是確認勞動關系的必要條件。B系A的項目經理,A向B出具了任命書。A與B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簡稱“合同”)屬內部承包合同,合法有效。2、B不領取工資,而是以項目承包費作為勞動報酬。B已經在其他公司繳納社保,A無必要重復為B繳納。3、B以請示、匯報方式向A匯報與施工有關的事項,A對B以獎勵、罰款等方式對施工行為進行管理。4、施工材料由A保管、發放,施工現場管理人員等均由A派駐。B未出資、墊資,也不向供應商直接付款,而是由B申請后由A支付。

最高法院:建筑工程內部承包區別于轉包的關鍵是雙方有無勞動關系


最高法院認為:

轉包合同區別于內部承包合同的關鍵在于,轉包人和承包人之間是否存在勞動合同關系。A將其承包的案涉工程交由B施工,在A不能證明其與B存在勞動合同關系的情況下,原審判決將雙方簽訂的合同認定為轉包合同,并無不當。

雙方簽訂的合同違反《建筑法》關于禁止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他人的規定,故原判決依據最高法院《建設工程案件司法解釋》第四條“承包人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建設工程或者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為無效”的規定,認定雙方簽訂的合同無效正確。A關于雙方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合法有效的再審申請事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最高法院:建筑工程內部承包區別于轉包的關鍵是雙方有無勞動關系


案件索引:

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民申142號“新疆維泰開發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羅勇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載“微科先行法律信息庫”。(注:為避免大量引用判決書原文,本文進行了適度改寫)

最高法院:建筑工程內部承包區別于轉包的關鍵是雙方有無勞動關系


感謝閱讀!關注魯寧律師,獲取更多建設工程法律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