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委派調解 促進多元化矛盾糾紛解決機制

一、基本案情

2016年,趙某將某地質分隊養老院項目消防工程分包給孔某,孔某履行合同完畢后,趙某經結算拖欠孔某工程款16萬元整,并向孔某出具欠條,趙某承諾2019年6月向原告結清工程款,但孔某多次催要無果,后孔某于2020年9月4日將趙某訴至商州區人民法院。雙方當事人在該建設工程約定時,未約定糾紛解決方式為人民法院或仲裁委員會,商州區人民法院立案庭初審后認為,該案件事實相對并不復雜,有趙某出具的欠條做為證據,且有調解結案的空間,可以邀請第三方調解組織對該案件進行調解。

二、解決結果

人民法院經仲裁調解中心工作人員雙方當事人充分溝通后決定啟動委派調解程序,由調解中心作為公正第三方進行委派調解工作。通過調解中心即引導雙方當事人達成仲裁協議,啟動仲裁調解程序,雙方當事人于第二天拿到西安仲裁委商洛分會委員會(商洛仲裁委員會)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調解書:第一,被申請人分三批向申請人支付工程款共計16萬元整以及相關利息;第二,被申請人支付仲裁費用。隨著該糾紛順利得到解決,仲裁調解中心的專業服務、高效的工作效率也贏得了當事人和商州區人民法院的一致好評。

三、典型意義

    為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深化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進一步加強和規范委派調解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出臺了《關于建立健全訴訟與非訴訟相銜接的矛盾糾紛解決機制的若干意見》《關于進一步完善委派調解機制的指導意見》,商州區人民法院于2020年2月28日出臺了《關于貫徹落實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完善委派調解機制的指導意見>實施辦法》,其中明確規定,西安仲裁委商洛分會委員會(商洛仲裁委員會)調解中心(以下簡稱調解中心)正式受邀作為第三方履行商州區人民法院委派調解工作。

仲裁委員會仲裁案件受當事人協議管轄的制約,但是仲裁協議的達成具有相對獨立性和靈活性,即在合同約定時、合同履行時、矛盾糾紛發生后雙方都可以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協商達成仲裁協議。仲裁機構和人民法院通過委派調解程序,在當事人沒有約定仲裁協議而產生合同糾紛的情況下引導雙方當事人達成仲裁協議,通過仲裁程序解決糾紛,既尊重當事人自愿的意思表示、便利當事人,又充分發揮仲裁法律制度公正高效、司法“輕騎兵”的作用。